北皇传授的功法,名为《金身诀》。

    这是真正的金身,而非金骨!

    这两者还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“《金身诀》主要锻造的是肉身之力,而非骨骼之力,所以这只是一门辅助功法!”

    “三界功法无数,有的是整体提升,有的是专精某一项……”

    “灵识、气血、骨骼这些锻造之法,在三界最为常见,也最为珍贵,当然,是指那些高等功法。”

    “而专一的肉身修炼之法,却是少之又少。”

    “武者本就修炼繁多,各种能力都要修炼,还要再多修炼肉身,帮助不大,付出的代价却是不小,所以真正愿意去修炼的人也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北皇在诉说,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是的,修炼《金身诀》,他其实没制造多少难度和障碍,可是真正想学的其实没几人。

    有这时间,他们要去修骨骼,修灵识,修气血……

    除非这些方面都达到了极致,这些人才会考虑肉身。

    性价比问题!

    北皇唏嘘道:“气血可以质变,灵识可以质变,骨骼可以质变……然而肉身修炼到了极致,也没有质变,既然如此,为何要修肉身?”

    “修炼肉身,的确可以提升实力,比如气血的容纳上限,可需要付出的代价很大,如此一来,他们宁愿去继续淬炼骨骼,达到玉骨境。”

    方平微微点头,这倒是真的。

    不过他想了想道:“铸神使好像就修了肉身,不过我感觉他肉身也不算太强,可他好像也能做到力量的完全掌控,也就是前辈说的归一之境。”

    “铸神使?”

    北皇想了想道:“他未必做到了,只是给你们造成的假象!此人也是天纵奇才,可惜昔年不愿走本源之道,境界提升的不快,不过不要单看他的境界……此人手段极多。”

    他记忆不多,对铸神使虽然记得不多,可也知道这人是个奇才。

    接着,他开始传授方平肉身锻造之法。

    修肉身,和修骨骼,方式差不多。

    主要消耗的力量也是生命的力量,比如生命之泉、不灭物质、生命力都可以用来修炼肉身。

    和淬炼骨骼一样,淬炼肉身,也要一点点去淬炼。

    包括肌肉,经脉,甚至细化到了细胞组织。

    “骨骼有九锻,若是加上玉骨,便是十锻!”

    “而肉身,其实也是相应匹配的,匹配骨骼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肉身,其实不弱,到了天王境,肉身本来就不会太弱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按照《金身诀》来分,你的肉身强度,也达到了八锻境左右。”

    北皇想了想道:“不同境界的八锻境,其实也是不同的,比如你具备破七的战力,你的八锻金身就堪比破六的九锻金身,堪比圣人的十锻玉身。

    再往下,比如帝级,真神,你只要防御,他们都未必你破开你的金身,这就是差距。

    当然,圣人实力强大,你又不去主防,对方是有机会击破你的金身的!”

    方平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的确,现在的他,哪怕站着给帝级打,只要他全力防御,对方恐怕无法攻破他的肉身,这就是强者。

    可若是圣人来了,他不避让,只是防御,圣人是有机会击溃他的肉身的。

    所以圣人多了,方平其实是有可能被击杀的。

    但是帝级多了,那也未必可以杀了方平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想真正的无敌,那需要锻造强大的肉身,你若是达到了破七境界的十锻肉身,那破七武者都无法击溃你的金身,除非你遭遇了破八中的强者。”

    “骨骼强大,肉身崩溃,对强者而言,这也会造成一些力量流逝和下滑,包括掌控力的下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北皇还在继续叙述。

    外界,封看了一阵,微微蹙眉,看向月灵,轻笑道:“月灵,北皇和方平好像相谈甚欢,这是在传授大道?”

    他有些等不及了!

    方平这家伙,的确妖孽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和北皇说了什么,也不见他复活北皇妃,可现在呢?

    北皇好像在传授方平什么!

    月灵懒得理他,此刻也是有些狐疑,方平到底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这一关,哪怕她,其实也不知道该如何去破。

    可方平呢?

    没破关,却是和北皇投影谈的融洽,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