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鳄吹着口哨,理都不理。

    玄真道人也干脆不理它,开始吃饭。

    饱餐之后,韩墨靠在沙发上休息。小鳄躺在他旁边,翘着二郎腿。看着它吊儿郎当的样子,玄真道人就想把它给烤了。

    韩墨喝了杯水,突然问道:“张孽,我从地府回来的时候,走过鬼门关,踏上奈何桥的鬼是以往时间的十多倍。你们有没有发觉人间的鬼增多啊。”

    林轩回答道:“韩师兄,不瞒你说,这段日子,我们真没遇到什么鬼。你说地府投胎的鬼越来越多,但人间……就月南城来讲,亡魂数量减少了五分之四。”

    韩墨皱起眉头,低声喃喃道: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玄真道人猜测道:“这有没有可能是地府的肃清行动?为了应付浩劫,先将人间亡魂清理干净呢?”

    “前辈,在奈何桥的时候你也听到了孟婆的话,地府并没有这方面的动作。”韩墨看了玄真道人一眼,接着说道:“你可能会怀疑凭孟婆的地位怎么可能知道这些机密,但你也应该清楚,孟婆在地府地位虽说不算多高,但她的威信可在。”

    小鳄插嘴说道:“是啊,如果地府有动作,钟馗啊,牛头马面他们不可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玄真道人认真想了想,“的确是这样,地府有动作,牛头马面他们理所当然该通知一声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门口响起脚步声。

    韩墨他们望去,一男一女两人推门而入。玄真道人眼神一凝,“这个女子修为很可怕啊。”

    小鳄嘿嘿一笑,“老头,她是你很想见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见的人?”玄真道人皱起眉头,突然,他吃惊起来,“她……她就是李淳风前辈?”

    “她就是李淳风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玄真道人整个人都傻了,看着走过来的李淳风不知所措。看到玄真道人出糗的样子,小鳄忍不住大笑。

    玄真道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在他心里地位崇高的前辈,竟然会是一个女人,而且,还是非常漂亮的女人。

    小鳄一副看笑话的样子,“老头,傻眼了吧。”

    玄真道人深吸一口气,“不敢想象啊,这颠覆了我的认知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玄真道人站起身,恭恭敬敬的给李淳风行了个道礼。李淳风微微蹙眉,问道:“你是?”

    玄真道人说道:“李淳风前辈,我是一个很仰慕你的晚辈。”

    一个头发胡子都白了的老头,向一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的漂亮女子说自己是晚辈,这要是让其他人看到,指不定怀疑什么呢。

    李淳风轻轻摆手。

    玄真道人坐回沙发,李淳风看向韩墨,道:“小子,这一趟有什么收获吗?”

    韩墨摇摇头,“没什么收获。”

    “巧了,我在人间,倒是有很大的收获。”李淳风道,韩墨奇怪的看向她,她接着说道:“前阵子利用先天八卦,推演了天下大势……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元界势力伺机而动,虚浮界会在一个月之内开始大动作。我特意推算了天忍教……”李淳风认真的看了韩墨一眼,“天忍教我没推算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韩墨问道,李淳风解释道:“天忍教有人利用势,遮掩了天机。”

    “凌虚子?!”

    韩墨直接说了出来,李淳风道:“除了他也没有其他人了。”

    韩墨道:“凌虚子果真是我的大敌呀。”

    李淳风道:“小子,提醒你一句。凌虚子能蒙蔽天机,遮掩我的推算,可想而知,他在命术上的修为起码与我持平。”

    韩墨笑道:“没什么大不了,他修道千年,如果连这点本事都没有,也不配作为我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可真是够傲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韩墨道:“李淳风前辈,你这次来找我们不单单是为了告诉我这些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为了这点事,还有更重要的事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袁天罡想要见你一面。”听到这话,韩墨眼睛都瞪圆了,袁天罡?韩墨很是想不明白,袁天罡怎么突然想起要见他呢?

    这时,玄真道人提醒道:“袁天罡证的也是混元天地道,也许,他是想要告诉你一些心得。”

    “心得?”韩墨半信半疑,他瞅了李淳风一眼。李淳风和袁天罡的关系可是很微妙……

    韩墨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